保护我方“生态系统工程师“ - 8种可以维持生物多样性的动物

发布时间:2022-08-29 来源:米乐M6官网首页 作者:m6米乐在线入口

  “生态系统工程”是以一种全新方式看待物种及其相互作用的概念,它要求人们认识并理解到,物种并非环境条件的被动接受者,而是可以主动地影响并改变环境的重要驱动力。而所谓的“生态系统工程师(Ecosystem Engineer)”,指的也并不是人类,而是以重要方式创造或维持栖息地的自然物种。

  很多独特的动植物可以为其他物种创造从中受益的自然生长条件,例如适当的住所或食物来源。虽然它们偶尔也会搞搞破坏,但总的来说,它们的存在对其他物种的生存不可或缺,失去它们意味着我们将丧失很多已知甚至未知的生态功能。

  本文将为大家介绍8个优秀的动物生态系统工程师,它们为维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平衡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值得人们更多的关注和保护。

  大象当属自然界中的第一生态工程师。它们体形庞大,迁徙时可以在森林或草原中踏出一条宽路,这相当于是为其它小型动物开辟了一条“高速公路”;被象群压倒的植木可以形成透光的林窗,为林下植物的生长创造条件;植物种子可以附着在大象的皮肤上实现传播;大象剥树皮、吃树叶的生活习性虽然有时候对森林不太“友好”,但这有利于培育草原栖息地,从而提高物种丰富度。

  就连大象的脚都有着特殊的生态功能:这些巨大的脚印可以在雨后化身小池塘,为青蛙等水生生物提供空间,一篇2017年发表在《非洲生态学》上的论文就曾指出,仅是在乌干达地区的大象脚印中就能发现数十种无脊椎动物和蝌蚪。在旱季时,这些接连不断的足迹水坑还可以像补丁一样尽可能地增大湿地的面积,形成相互连接的小型湿地繁殖场。可见,如果大象失去了生存空间,很多目前我们尚未发现的“微生态”也可能随之消失。

  中美洲和南美洲的热带雨林中,有一种长得像小猪一样可爱的动物叫西貒,它们虽然鼻子长着獠牙,但牙齿并非像野猪一样向上弯曲,而是向下。西貒常组团在热带雨林中穿行、寻觅水果类食物。最近的研究表明,它们的捕食路线也会为其他物种开辟领土、改善土壤质量、调整森林结构,从而影响到某些森林栖息地的生物多样性;而它们拿来打了几十年滚的泥塘,也会比自然池塘拥有更高密度的青蛙、水生昆虫和其他生物,包括蝙蝠、蛇和贻贝等。

  由于捕猎、疾病和生存地破坏,西貒的生存环境受到严重威胁,数量锐减,一度甚至被认为已经灭绝,在西貒减少或者消失的地区,热带雨林的环境也已发生了显著变化。如今,西貒已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濒危动物列表,因为人们终于意识到,如果再不采取措施保护这些“生态工程师”,就很可能会在未来面临更大的气候威胁。

  一些“生态系统工程师”会用更微妙的方式进行“工作”,比如生活在北冰洋沿岸和苔原上的北极狐。北极狐非常喜欢在丘陵地带筑巢以保护自己的幼崽和窝冬,它们的巢通常会有好几个出入口,而且每年都要进行维修和扩展,以便能长期居住,很多巢穴可以被历代北极狐持续使用好几个世纪。巢穴里含有的北极狐的尿液、粪便及其分解猎物的大量营养物质在经过沉积后,可以改变土壤中氮和磷的浓度,改善苔原上植物生长的条件,维持植被的多样性和生物量。而植被的茂盛又将吸引旅鼠、驯鹿等动物的到来,这些动物又会为捕食者北极狐提供充足食物,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自然循环。

  总之,北极狐可以在局部尺度上设计北极地区的生态系统,它们对生态系统内的植被生长质量和动物族群丰富度都有非常积极的影响。如今气候变暖等问题已经开始导致北极狐生存范围的缩小,如果不希望它们提供的生态系统服务就此丧失,我们就必须尽快缓解碳排放问题,阻止北极地区气温的进一步升高。

  白蚁经常被人类视为害虫,但大自然创造这种生物绝非只是为了让它们破坏房子的。事实上,白蚁也是一种“生态系统工程师”,在建造蚁丘时,白蚁群在大量土壤中移动,它们摄入的很多有机物质则会通过养分循环改变土壤质地、维持土壤健康。它们挖的洞会提高土壤的透气能力,有助于雨水的渗透,同时它们的排泄物也有助于把土壤粘合在一起,防止土壤侵蚀。特别是在土壤肥力低的地方,白蚁的这种功能将为植物的生长和繁荣创造机会,大型的白蚁丘还能为植物和种子提供“保护区”,并为其他动物提供藏身之处和觅食地。普林斯顿大学最近的一项研究就发现,很多植物都会倾向于在白蚁丘周围生长,因为白蚁丘可以为周围植物提供足够的营养来源。

  在城市里,白蚁对一般住家来说显然是灾难,但在城市建筑周围的景观中,白蚁也会发挥很多正面作用。正所谓哪里有生态系统,哪里就有白蚁。一个生态良好、绿化充足的城市是无法屏蔽白蚁的存在的,我们要学会的是在人为环境和自然环境之间保持适当距离,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地使用化学用品“灭绝”所有人类眼中的害虫,因为那可能会对我们的环境造成不可预知的负面后果。

  红石斑鱼在建造家园的时候会顺便“买一赠一”,为其他物种也提供栖息地。它们在3至83米深的水域中用嘴和鳍给石灰岩溶液孔做“保洁”,将沉积物和其他碎屑清理干净。这些被清理过的表面会成为海绵、珊瑚、海葵和其他海洋生物的家,而一些在此生活的小型虾和鱼类则会帮助石斑鱼清除寄生虫。

  一项2012年的评估报告曾显示,在2000后的十年中,全球163种石斑鱼中有12%面临已经灭绝的危险,另有13%处于近危状态。红石斑鱼数量减少会连带破坏很多海洋生物的生存条件,并最终导致生物多样性的丧失。改变“海洋资源是无限的”这种错误认知,改变过度捕捞的不可持续模式,显然已经是当务之急。

  我们大多知道啄木鸟是“益鸟”,认为它们可以消灭树皮下的害虫、保护森林树木,以及显示树木的健康程度。其实啄木鸟的“益处”还不止如此,由于其他动物没有啄木鸟这种在树干上啄出开口小、内部宽的洞穴的“筑巢天赋”,所以会有很多动物利用啄木鸟废弃的树洞巢穴来躲避天敌、抚养后代。一项针对北美西部的研究显示,至少有32种鸟类、12种哺乳动物和若干种无脊椎动物物种会在啄木鸟的洞穴中筑巢。

  有部分啄木鸟品种因为滥伐等原因正面临着生存威胁,例如,北美地区的红冠啄木鸟的栖息地一度只有其历史大小的3%左右,为了提升其数量,北美地区做了很多恢复性工作,包括建造人工筑巢腔、重新种植长叶松、鼓励私人土地所有者协助保护该物种等。这些对鸟类的保护工作也大大提高了当地的植被面积,大面积的长叶松林不仅为啄木鸟提供了家园,也为碳储存做出了贡献。

  土拨鼠不只是“网红表情包”,更是维护草地生态系统的重要一环。和北极狐有些类似,作为穴居啮齿动物,草原土拨鼠会在地下建立复杂的“城市”,这些地下网络为兔子、两栖动物、蛇和鸟类提供了栖息地,同时也保证了更多捕食动物的留存。土拨鼠的挖洞过程还能使土壤透气、重新分配养分,并增加雨水的渗透、抑制入侵物种的生长、巩固草原的碳储存能力。

  站在生态角度,草原土拨鼠与人类的区域社会经济活动也息息相关。例如,土拨鼠可以提高植被质量,所以牧区吃草的牛羊可以更好地成长,牧区的人们可以从中受益。反之,土拨鼠生存的半干旱草原地区储存着世界上10%~30%的土壤碳,人类对草原的过度开垦会破坏土拨鼠的生存环境,降低草原上的生物多样性,最终将更多二氧化碳释放到大气中,加剧现有的碳排放问题。

  海狸是世界上最专业的生态系统工程师之一,它们在创造新湿地、恢复原生林地和改善各种物种栖息地方面的能力都是非常惊人的。海狸建造的水坝和运河不仅可以调节土地的储水能力、降低洪水和干旱带来的危害、扩大水域面积和改善水质,还可以使周围植被多样化,为水獭、水鼩、水田鼠、鸟类、蜻蜓、鱼类以及各种浮游生物提供栖息地。

  然而,由于海狸的皮毛价值较高,历史上海狸种群的数量一度被猎杀到濒临灭绝。海狸的减少反过来会导致大面积地表水的流失、加剧洪水泛滥和干旱期河道流量,依靠海狸维持的实地系统生存的野生动物也可能随之从生态系统中消失。在认识到海狸的作用后,今天的人们正在加大努力重新引入海狸物种,以免对地球环境至关重要的湿地在未来不复存在。